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 : 首页 >> 行业资讯
未来货币政策怎么走?影子银行怎么发展?易纲行长最新讲话中都提到了!
发布时间:2018-12-14 10:26:55  

 

未来货币政策怎么走?影子银行怎么发展?易纲行长最新讲话中都提到了!

摘要
【未来货币政策怎么走?影子银行怎么发展?易纲行长最新讲话中都提到了!】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13日在“新浪·长安讲坛”上就中国货币政策框架做主题阐述时,对上述问题一一给出答案,他表示:影子银行是金融市场的必要补充,但要依法规范经营;央行正在实践由数量调控为主向价格调控为主的转变;政策设计要考虑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,尤其要控制权力。(中国证券报)

  影子银行怎么发展?货币政策未来怎么走?民营企业如何支持?

 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13日在“新浪·长安讲坛”上就中国货币政策框架做主题阐述时,对上述问题一一给出答案,他表示:

  影子银行是金融市场的必要补充,但要依法规范经营

  央行正在实践由数量调控为主向价格调控为主的转变

  政策设计要考虑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,尤其要控制权力

  ……

  来看看易纲具体是怎么说的:

  一、货币政策:正在实践由数量调控为主向价格调控为主的转变

  宏观调控尤其是货币政策必须根据经济形势变化灵活适度调整,加强逆周期调控。在经济过热或资产价格出现泡沫时,必须采用适当工具“慢撒气”“软着陆”,实现平稳调整;在经济衰退或遭遇外部冲击时,必须及时出手,稳定金融市场,增强公众信心。

  经济下行时需要略微宽松的货币条件,但宽松的货币条件要考虑到外部均衡,不能太宽松,如果利率太低,会影响汇率。内部均衡和外部均衡要找到一个平衡点。在经济下行周期,要以内部经济为主,兼顾外部均衡,找到最优平衡点。

  央行正在实践由数量调控为主向价格调控为主的转变。在此过程中,数量调控和价格调控都用。相对过去,价格调控越来越重要,但由于基础和机制,以及人们的思维习惯,数量调控也很重要。

  货币政策可以调控数量,即规定贷款的上限,价格调控是对风险高的利率更高,对风险低的利率更低,整个市场的供给和需求是利率决定的,要真正做到价格调控不容易。数量调控虽然简单,但最大的弊端在于规定的数量可能不符合市场规律,价格调控有时候工作的效率不高,可能达不到调控的目的。所以在各国的实践中,尤其是在危机的过程中,大家越来越认识到宏观审慎的重要性。

  下一步政策考虑包括四个方面:一是坚持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,做好预调微调,把握好度;二是强化政策统筹协调,缓释信用收缩;三是发挥好“几家抬”的合力,引导资金流向民营企业、小微金融等重要领域和薄弱环节;四是继续深化金融改革,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。

  二、影子银行是金融市场的必要补充,但要依法规范经营

  谈及如何防范金融风险,易纲指出,要健全“双支柱”调控框架,把保持币值稳定与维护金融稳定更好地结合起来,同时,货币政策要与宏观审慎政策相互促动、互相补充。

  对于要防范怎样的金融风险,易纲提及了四方面的重大风险及表现,包括市场异常波动和外部冲击风险、重点领域信用风险、影子银行风险和非法金融活动风险。

  市场异常波动和外部冲击风险

  比如股市和债市的大起大落,或者发生一部分企业违约造成恐慌;外汇市场上有可能出现外部冲击导致市场的预期不稳。政策要防止这些风险在市场之间传染。

  重点领域信用风险

  对于商业银行来说,贷款收不回来就变成不良资产,这是商业银行的信用风险,对于企业来说,发的债还不了,就是企业的信用风险。要考虑信用违约的风险对整个市场的影响。

  截至三季度末,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.87%;截至12月10日,2018年新增违约债券116只,设计金额898亿元,比2017年多593亿元。

  影子银行风险

  截至2018年9月末,各类金融资管产品总规模高达104.5万亿元。

  易纲表示,影子银行实际上是金融市场的必要补充,影子银行不是完全负面的词,只要依法合规经营,便能成为金融市场的有效部分。

  易纲强调,要注意影子银行在一些方面如果管理不好,就会产生风险。

  具体来看,影子银行的风险表现为:

  资产管理业务:刚性兑付,且联通多个行业和市场,易导致风险跨机构、跨行业、跨市场传递。

  同业业务:部分同业业务实际上从事信贷和股权投资等业务,但资本、拨备等计提不足。

  资产证券化:部分金融机构借资产证券化名义规避宏观调控和金融监管,并未实现真实出售和破产隔离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影子银行及同业业务治理已取得一定成效,影子银行规模收缩,金融机构业务运营更加规范。

  三、政策设计要考虑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,尤其要控制权力

  部分民营企业融资难问题突出,体现为部分民企融资难度加大、民企信用违约频发。因此,央行提出了“三支箭”加大对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。

  易纲透露,最近已经成功发行了几十只民营企业债,涉及金额几百亿元。“这个融资支持工具提高了民营企业信用,缓解了市场对民营企业违约的焦虑,使民营企业发债能够成功。”

  他表示,该工具的设计是市场化的,政策设计一定要考虑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,尤其要控制权力。监管部门不能制定谁能发债、谁不能发债,谁能把债发出去应该是市场决定的。所以在工具设置过程中坚持了这一原则,管理部门一定不参与企业名单的选择。

  另一个权力有可能产生问题的领域是发债和信用缓释工具的定价,对于企业来说,利率是越低越好,对于投资者来说,利率是越高越好,但利率越高风险也越高。究竟债和保费究竟是多高,这应该也是由市场决定的。

  易纲提到,“第三支箭”即民营企业股权融资支持工具正在研究阶段,目前各省市已经出现了许多行之有效的创新,在此过程中要注意两点,一是坚持“两个毫不动摇”,二是在机制设计中要注意防范道德风险。

 

 

地址:辽宁省沈阳市沈河区小南街248号   电话:024-31979167   传真:024-31979173
沈阳创业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 ICP备案:辽ICP备11015469   技术支持:盘古网络